饿了么的“三次道歉”
【武汉超市货物配送|武汉云仓代发|武汉第三方仓储|武汉仓储物流|武汉城市配送|武汉食品配送|武汉商超配送|武汉饮料配送|武汉酒水配送|武汉家具配送|武汉商超供应链物流】

饿了么的“三次道歉”

2021-01-29 10:51:00

饿了么又道歉了。


据多家媒体报道,2月18日,不少骑手在网上发声,质疑饿了么平台开“空头支票”,通过提高任务单量让骑手们难以拿到任务奖金,变相降低了加班奖励。


事情本身并不复杂,按照骑手们的说法,饿了么为了春节期间能留住骑手,推出了“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”活动,这个活动一共有7期,每期设置不同的单量,奖金为8200元。


响应政府就地过年号召,今年不少人都没有回老家团聚,这使得城里的烟火气旺了很多。饿了么自己公开的数据也显示,今年春节期间,平台上超过一半的零售商家将照常营业,这也意味着平台配送需求要远多于往年。


高薪留人的初衷没错,错的是留下的人却发现很难拿到高薪。


按照骑手们的说法,“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”活动的前5期,每期单量普遍都是200多单,这个单量对骑手来说有挑战,但不难完成,然而第6期的单量却一下涨到了380单,90%的人都不可能完成。


2月19日,饿了么发布《关于骑士过年奖励的说明》,称确实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,“导致第六期(2月15日—21日)在进行中,这些区域目标偏高。在此我们真诚向骑士朋友们致歉。”


到底是饿了么更需要骑手,还是骑手们更需要饿了么?放在春节特殊环境下,与多跑几个单子赚一点奖金的骑手来说,似乎仍有大量订单需要配送的外卖平台,期盼运力不出问题的心情要更加迫切。


虽然饿了么解释问题只是“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”,而非全部,但换个角度来看,似乎并没有哪些城市出现预估偏低的情况,对于可能给骑手带来的困惑,饿了么也未能提前预判,又是等到出了舆情才道歉。


为什么说又是,因为这不是饿了么第一次因舆情道歉。


先看最近一次,2020年12月21日,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。经警方调查,系猝死。


韩某伟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,被饿了么告知,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,平台出于人道主义,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,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。此事不久后被曝出,舆论一片哗然,饿了么也陷入了漩涡中。


在韩某伟去世后的第18天,饿了么终于公开致歉,表示向逝者致以沉痛哀悼,向家属表示慰问,同时也在反思如何更好地用制度化方式呵护骑士,并向韩某伟家属交付60万元抚恤金。


同样是向逝者道歉,三年前还有一次,那次道歉的时间要更晚,是受害者去世后的第五个月。


2018年2月,上海急诊泰斗李谋秋在外出时被饿了么送餐员撞到在地,在抢救了一个月后,老先生还是没能抢救过来,于3月26日不幸去世。


令李谋秋家属心寒的是,事后饿了么从未表达歉意,而是将责任甩给第三方公司。无奈之下,李谋秋家属只能选择与其对簿公堂。


据媒体报道,该案于2018年8月8日开庭审理,肇事方的外卖员、第三方承包商的代理人、饿了么的律师到场。外卖员和第三方代理人对判决无异议,但饿了么平台否认第三方承包商和外卖员与其公司的劳务关系。


8月16日,饿了么通过微博发文,表示“对于外卖骑手撞伤李谋秋老先生、并最终导致老先生逝世的不幸事件,我们深感悲痛和歉疚!”此时,距离李谋秋先生去世已经过去了5个月时间。


饿了么的三次道歉,看似原因各有不同,但背后却有其相似之处。


首先,三次道歉都是在舆论广泛关注之后,而在事件发生的初始阶段,饿了么都没有表现出足够的社会责任感。


其次,三次道歉之前,饿了么骑手的日子似乎都不太好过,不是面临诉讼时被东家告知“不是自己人”,就是面临过年干活拿不到高工资。


第三,如果没有新媒体平台能够让人人有发声的机会,如果没有广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介入,当事人能否等来道歉或许还是未知数。


从近期的一系列舆情事件来看,作为阿里巴巴旗下企业,饿了么似乎没有为母公司的公众公司形象过多着想。一句道歉说出口,有时候并不容易。


最新资讯